本報駐台州記者 陳棟
  10元錢能幹點什麼?對於台州的楊力(化名)來說,10元錢不僅可以讓他通過椒江二橋,也可以讓他登上報紙出出“風頭”。
  因為之前的一次逃票行為,楊力不僅多次接到大橋收費站的催討電話,更讓他訝異的是,近幾天,自己的車牌號、姓名以及家庭住址等詳細信息竟然都在當地的報刊上被公開了。“不就是幾塊錢的事情麽,收費站真是蠻拼的,這麼曝光我的信息難道不侵權嗎?”
  逃票車主:
  我的個人信息是怎麼泄露的
  這幾天,楊力真的有些抬不起頭來,身邊的朋友們都有些不敢相信,這個小老闆竟然為了區區10元過橋錢出了糗。
  楊力已經記不清是哪一天了,只記得當天自己的車臨時出了點故障。因為經常要過椒江二橋,他花200多元辦了一張月票,車子故障之後,他就把月票換到了另外一輛車上使用。
  可過椒江二橋收費站的時候,楊力的車被攔了下來,原因是月票和車牌對不上。
  “當時車子都快通過卡點了,收費員突然發現月票上的車牌和我開的車子對不上,就臨時放下欄桿,結果砸到了我的車上,欄桿斷了,車也凹了。收費員堅持我必須要要付10元錢才能放行,另外弄壞的欄桿也要賠償。”
  楊力說自己當時非常生氣,欄桿明明是收費員中途放下來的,還把車子砸壞了。“我沒要求他們賠償不錯了,居然還要我付過橋費和賠償。”雙方沒談妥,楊力直接開車離去。
  本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隔了一天,楊力接到了大橋收費站打來的電話,催促他去補繳10元過橋費,並賠償欄桿的錢。
  “當時我第一個反應就是他們是怎麼知道我的電話?”楊力自然是不願意付。接下來,類似的催討電話陸陸續續又打過來幾個,楊力統統沒接。直到11月20日,他的詳細個人信息竟出現在了當地報紙上。
  “說來就幾塊錢,不是付不起,為的就是一口氣。”楊力覺得,自己的個人信息被曝光,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屬於我的個人信息,大橋收費站是從哪裡拿到的?他們又有什麼權力把我的家庭地址登到報紙上?”
  大橋管理方:
  曝光屬於無奈之舉
  昨天下午,錢江晚報記者就此事採訪了椒江二橋建設指揮部辦公室相關負責人。
  “通過登報這種形式來曝光那些不肯繳納過橋費的車主,我們也是沒辦法。”該負責人介紹,椒江二橋全長3.7公里,今年8月8日通車,由椒江大橋實業有限公司管理,並根據省政府、交通廳及物價局等部門出台的相關文件對過往車輛實行雙向徵費,小汽車每次收費10元。
  而這次在當地報紙上曝光的35名車主,都存在一次或者多次沖卡逃票行為,並且都是經過了幾次溝通都不肯來補繳的“釘子戶”。
  “椒江二橋過橋費的收取是合法有效的,但是現在還是有很多車主用各種手段逃票,平均每天都有四五十起,這不僅違反相關規定,也帶來許多危險。”
  負責人說,為了整頓這種逃票行為,大橋管理方也做了一系列的努力。
  “針對這些逃票的車主,我們都會一一電話通知他們過來補繳。大多數人在經過溝通後,就陸續過來補繳了。但是還有一些車主不肯配合,態度也很強硬,所以我們決定以曝光的形式催促這些車主快來繳款。其實,拖欠的過路費只有幾百塊,在報紙上登公告要花上萬元,我們這麼做的主要目的還是希望能對以後可能出現的逃票行為起一些震懾作用。”
  他還強調,如果在報紙曝光後7天仍有車主沒有前來繳款,大橋管理方可能會採取起訴的法律手段維權。“目前名單上近一半的車主已經補繳了過橋費。”
  律師說法:
  交管部門泄露車主信息不合法
  如果放在法律層面來講,雙方到底誰是誰非?我們特地請來浙江時空律師事務所的王優飛律師來做個簡單的分析。
  王優飛律師認為,根據相關規定,在多次催討無效的情況下,大橋管理方對逃票的車主進行曝光,這種做法本身是合理的。
  “但是大橋管理方在曝光車主信息時,把車主個人的詳細住址都刊登到了報紙上,那麼就會牽涉到泄露他人隱私。”王律師強調,此類個人信息的泄露,很可能會對這些車主以後的生活帶來無法預測的隱患。
  其次,作為大橋的管理方,通常情況下,本身沒有權利,也沒有能力通過逃票車主的車牌號掌握到車主本人的詳細信息。“車主的姓名,電話,住址等信息,應當只有交管部門才能掌握。但不論什麼理由,相關部門都有責任保護好車主的個人信息,不能隨便提供給他人,否則也涉嫌違法。”
  如果確實需要調取車主信息,也得按照程序。“大橋管理方需要先向公安部門和法院要求立案,並提供相關調查證明,在確實需要調取相關人員的信息的情況下,相關的部門才能提供對應的信息。”王優飛律師總結說。
  大橋管理方:
  操作上存在不妥,願意當面道歉
  對於被曝光車主及網友提出的侵權質疑,椒江二橋建設指揮部辦公室負責人承認在操作時確實存在一些欠妥當的地方。“一個是登報的落款是‘台州市椒江大橋實業有限公司’不太妥,以政府名義或許更有說服力;另一個是在曝光時,當事人的家庭住址等信息太詳細,確實也不太妥當。”
  負責人解釋,這些詳細的信息都是通過當地政府組織的相關執法小組獲取的。
  他表示,可以在車主補繳費用時當面道歉。“如果車主覺得我們存在侵權,也可以走司法途徑,我們會尊重法律最後的判決。”但是對逃避過橋費的行為,一定會管理到底。
  (原標題:如此處理,算不算侵犯我的隱私)
創作者介紹

古典傢俱

wd81wdvh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